当前位置: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主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广东程某案死刑改判无期徒刑
2018-10-29 15:06来源:http://www.jiekelawyer.com作者:admin 阅读量:
  【案情简介】
 
  程某,男,汉族,1985年3月7日出生于广东省×县,中专文化,无业,住广东省×市×区×路×号×楼。广东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程某故意杀人罪,于2015年8月23日以(2015)第×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程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程某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
 
  【律师策略】
 
  辩护人钟勇军,现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钟勇军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钟勇军  主任律师
 
  家属慕名来所,钟律师在二审介入本案,经多次会见程某,积极调查取证后,初步确认到程某系2015年6月于下班途中,与死者发生口角,将其推倒至摔下31级阶梯,后女子被送至医院治疗,第二天经抢救无效死亡,同时了解到死者生前性情暴躁。掌握到此重要情况后,辩护人寻找相关知情人了解死者真实信息,研究全案材料,精心准备辩护思路,并积极与承办单位沟通。
 
  【工作成果及法律文书】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程某亲属的委托,并征得程某本人的同意,指派钟律师担任其辩护人,参与诉讼活动。
 
  辩护意见(节选)
 
  一、本案定性问题:
 
  (一)公诉机关现有的材料不能证明被告人有故意杀人的故意。本案被告人不具备故意杀人罪所必须具备的主观方面要件,没有杀人的故意与动机。因此,本案不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
 
  1、被告人程某与受害人于2014年底,即案发前一年多前即已相识,平时常有交往,且被告人多次于经济上帮助受害人,当受害人称没钱交房租时,被告人每次以2000元左右总共给予受害人15000元左右的经济支持。案发前一日,受害人打电话给被告人,称自己刚从老家回来,让被告人到A地点找她。被告人拒绝后,受害人遂打的前往被害人程某上班的附近找被告人。鉴于两人案发之前的情况,被告人不具备任何预谋杀害受害人的动机。
 
  2、2015年7月12日被告人向侦查机关的供述称“其实从确认关系那会性格就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刚开始会胡思乱想很多,后来半年后性格彻底变了,缺乏耐性易怒,一言不合就开始扔东西吵架,我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但是作用并不大,刚开始一个月两个月我当然可以容忍,试着去理解她,可是大半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个样子,并且脾气越来越变本加厉...我觉得这样没意思,没必要继续下去了”从以上供述可知,被告人自确认两人关系后长期精神被折磨也没有因此产生要杀害受害人的意图,只是作出要离开受害人的意思。
 
  3、从本案的起因上看,当被告人与受害人发生争执时,受害人拉住被告人不让被告人走,且将矿泉水瓶打在被告人脸上,被告人遂打了受害人一巴掌,然后受害人用手抓被告人,从而被告人一时冲动推了受害人,以致其摔下31级阶梯,最终导致了本案悲剧的发生。很明显,当时被告人内心只是希望摆脱受害人,而一时气愤、情绪失控才与受害人发生冲突致受害人死亡的,并无故意杀害受害的的故意。
 
  4、从被害人实施的加害行为来看,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依据,那就是用手推受害人摔下31级阶梯会不会一定导致其死亡的后果?或者说被告人是否明确这种后果的必然发生?我们认为答案都是否定的!
 
  更何况,和案发当时的具体情况、受害人自身的体质,甚至与双方在相互殴打过程中受害人反抗所产生的反作用力都有很大关系,因此,我们绝不赞同二者之间存在必然因果关系,同时,这种认定也缺乏相关技术上和理论上的支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行为一定会导致受害人伤害结果,即使这种伤害结果可能是极其轻微的,也可能是非常严重的(死亡)。
 
  (二)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所侵害的客体是公民的健康权。而故意杀人罪侵害的客体是公民的生命权,二者有根本区别,结合本案事实和证据材料,被告人的行为应当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和故意杀人(既遂)罪都是故意犯罪并且都造成了他人死亡的结果,但其故意的内容有明确的区别,前者对于受害人死亡结果的出现是一种过失的心理状态,行为人并不希望受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而后者对于受害人死亡结果并没有违背被告人的主观意志,对于受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是持追求和放任态度的。关于本案被告人程某的主观意志问题,前述已有事实证明,显然更加符合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二、本案发生的起因受害人亦存在过错,在实际量刑时应予以考虑。
 
  首先,受害人在案发前缺乏耐性易怒,一言不合就开始扔东西吵架,甚至去看过心理医生都起不了什么作用,这些无疑对案发前被告人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被告人作为一个曾被前妻抛弃的在心理上受过严重创伤的男人,受害人这一行为犹如残忍的撕裂被告人的伤疤。其次,当被告人知道受害人蹲守自己的事实,强忍着气愤与悲痛坚持要走时,受害人拉住被告人不让被告人走,用言语刺激被告人(“你这男人怎么这么垃圾……”)并无故要求被告人给其2000元钱的行为明显激化了双方之间的矛盾。同时,受害人有意无意用矿泉水瓶打到被告人的行为也推动双方之间矛盾的升级,而接下来双方之间的你打我一巴掌、我抓你一脸的争吵无疑直接使事态朝着罪恶的深渊坠落,不可挽回。在这些过程中,不能不说是受害人多种不当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造成被告人情绪失控从而导致受害人生命逝去的导火索。
 
  三、本案从证据上看,只有被告人口头供词,没有其他相关物证能够直接予以证实。而口供作为一种言辞证据,是一种主观随意性强、稳定性差、易受各种因素干扰的证据,将其作为定案依据证明效力相对较弱。同时,本案被告人供词对事实的描述前后存在多处不一致。从最高人民法院“慎用死刑”和“疑罪从无”精神的角度出发,不宜直接处以死刑。
 
  四、对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可以考虑从轻或减轻处罚。
 
  1、被告人所犯罪应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主观上没有直接剥夺受害人生命的故意,对比故意杀人的主观恶性来说相对较小,请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2、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坦白交代,表明被告人的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同时被告人无前科劣迹,属于初犯、偶犯,人缘一直比较讨好。只因一时气愤,情绪失控,才与被害人发生冲突致被害人死亡的。现在被告人经过看守所的关押管教,早已悔悟,痛悔不已,并多次表示一定要改过自新。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司法部颁发的《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关于“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刑事司法解释之精神,希望对被告人量刑时予以酌情考虑。
 
  3、被告的家庭非常贫困,但其本人和亲属都表示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赔偿附带民事原告人的经济损失。
 
  【案件结果】
 
  家属慕名来所,钟律师在二审介入本案,经多次会见程某,研究全案材料,精心准备辩护思路,全力以赴当庭劲辩,最终本案得以上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审判委员会经讨论后认可了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认为程某嫌疑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案二审辩护取得重大成功。在发回重审后,钟律师继续接受委托担任辩护人,重审法庭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后,认为程某故意杀人事实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死刑改判无期,得以成功保命。
 
  【典型意义】
 
  本案案情复杂,辩护回旋空间不大,充分的耐心和高明的眼光,是钟律师辩护成功的关键。
 
  我们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故意犯罪并且都造成了他人死亡不持有异议,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不应以故意杀人罪定论,应属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另外被告人存在一些法定、酌定从轻、减轻量刑的情节。从死刑到无期徒刑,程某案终于尘埃落定。应该说,二审判决体现了“有罪必有刑,罪刑相适应”的法律原则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较之一审判决更加适当。中国虽不是判例法国家,生效判决对其他案件的裁判没有当然的约束力,但是,这个案件作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宣判的具有很大影响的案件,其标志性意义重大。
 
  【律师点评】
 
  本案经过一审、二审、重审,最后在重审的二审中,最终被改判为无期徒刑,过程很艰难,同时也总结出几点:
 
  一、关于辩护策略的选择
 
  辩护人在查阅案卷资料以后,对于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有一个初步的判断。一旦认为是他罪,就应当坚持自己的他罪意见,哪怕过程再艰难,也要坚持自己的辩论意见为当事人作出最有利于当事人的辩护。
 
  二、故意杀人罪的辩护技巧
 
  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件在社会治安案件中占有很大的比例,是常发性刑事案件,也是刑事辩护律师经常要面对的辩护案件。对于此类案件应着重从案件的性质上进行区分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死,充分评价犯罪情节确定犯罪情节是否属于极其恶劣,评价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确定被告人的可改造性,在此基础上提出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辩护观点。
 
  1、明确被告人是故意杀人罪还是故意伤害致死。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侵犯的都是人的生命和身体健康,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从犯罪的性质上看,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案件,如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行凶的对象为不特定的人;另一类是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前者是我国刑法打击的重点,辩护应该更具针对性,后者在法律的适用上伸缩性较大,辩护的重点应放在化解矛盾上。在区分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死时,应从作案工具、打击部位、力度、犯罪起因等方面进行考察,寻找辩护的突破口。
 
  2、统筹各个犯罪情节,提出辩护意见。犯罪情节中的犯罪动机、手段、对象、场所、后果等,在具体的案件中能反映出不同的社会危害性。犯罪情节虽然是酌定的量刑情节,但犯罪情节是适用刑罚的基础,是具体案件中从严或从宽处罚的基本依据,律师在辩护时应仔细甄别各个犯罪情节,提出有价值的辩护意见。在被告人既有法定或酌定的从宽情节,又有法定或酌定从严情节时,应在全面分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的基础上,结合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社会治安状况等因素,提出忠恳的辩护意见。
 
  3、评价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提出辩护意见。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是从严或者从宽处罚的重要依据,是法院对被告人适用刑罚时必须要考虑的。主观恶性是被告人对自己行为及社会危害性所抱的心里态度,反映出被告人的可改造性。人身危险性即再犯罪的可能性,应该从被告人有无前科、平时表现及悔罪情况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价。辩护律师应深挖从轻、减轻的各种相关因素,力争辩护取得良好的辩护结果。
 
  4、充分运用“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的司法政策,力争对被告人不适用死刑。准确理解“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的死刑政策,掌握一般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形。这些情形包括:有自首情节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被告人,除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的,一般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亲属送被告人归案或者协助抓获被告人的,视为自首,原则上应从宽处罚;有立功表现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被告人,除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的以外,一般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共同犯罪中多名被告人致一人死亡的,原则上只判处一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被判处死刑的被告人应该是主犯或者在主犯中罪行严重者。辩护律师应该很好地运用死刑政策,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主办律师】
 
  钟勇军律师
 
  武汉大学EMBA硕士学位、中山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深圳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专家库成员、深圳市龙华新区民治办事处司法所调解员、深圳市工会特聘劳动争议调解员、深圳市律师协会会员及广东省法学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会员,现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具有部队、司法机关、世界500强企业服务经历,从事刑事辩护二十余年,办理刑事案件千余件,累计为当事人挽回损失金额达数十亿元人民币。部分案件为广东省省级案件及公安部领导重点督办的案件,部分经典案件以独创性手法获得国内首次判例。
相关阅读
法律行业领航者 为客户提供高品质法律服务
广东杰科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杰科律所)是经广东省司法厅依法批准设立的综合性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杰科律所针对各类诉讼与非诉业务设有十二个由各专家及资深律师牵头组成的专项法律服务部门。[详细]
金牌律师推荐
刘畅 / 执业律师 刘畅 / 执业律师 立即咨询
姜明坤 / 执业律师 姜明坤 / 执业律师 立即咨询